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听证代表激辩出租车调价别把成本转给消费者

2018-08-09 19:09:12

不能把涨价成本全转嫁给消费者

之前,杭州物价局向社会公布了运价调整方案。

一是将目前收取的每车次1元燃油附加费并入起步价,起步价确定为11元/3公里。调整每公里租费、等候费和回空补贴,即行驶里程3~10公里每公里租费由2元调整为2.5元,超过10公里以上的部分加收50%的回空补贴费;因路阻及乘客要求临时停车的,由5分钟按1公里租费调整为4分钟按1公里租费计收。

二是起步价提高1元,同时将每车次1元燃油附加费并入起步价,起步价确定为12元/3公里。同时适度提高每公里租费、等候费和回空补贴,即行驶里程3~10公里每公里租费由2元调整为2.3元,超过10公里以上的部分加收50%的回空补贴费;因路阻及乘客要求临时停车的,由5分钟按1公里租费调整为每4分钟按1公里租费计收。

据杭州物价局测算,调价后司机人均月收入能增加1164元到1205元,但同时也测算出乘客的支出会增加13.4%到13.8%。

对调价方案,听证代表崔盐生明确表示反对。通过面谈、发放调查问卷的形式,我调研了200多名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80%反对涨价。他说,杭州是一座旅游城市,出租车涨价不仅关系杭州市民,还会影响外来的游客。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不一定非要让消费者埋单,还可以降低份儿钱,降低管理费,甚至严厉打击黑车,都可以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

我不反对出租车司机增收,但把他们的增收全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我坚决反对。消费者代表丁洪奇说,据他调查,2010年政府在出租车方面的收益达两亿多元,用这些钱中的一部分来补贴司机完全可以达到增收的要求,根本没有涨价、让消费者埋单的必要。

相关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杭州出租车司机每小时工资收入平均为18.08元,而去年杭州市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小时工资收入为23.36元。

专家代表、杭州交通电台主持人于虎说,出租车行业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收入相对较低,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简单通过提高运价来提高司机收入,效果并不会太理想。

他说,他们专门作过调查监控防水电源
,出租车司机普遍反映,目前收入不高的主要原因,除油价和生活成本上升外,交通拥堵是主要原因。因为拥堵等候赔钱,杭州现有8000多辆出租车,有1000多辆放弃了在早晚高峰营运。于虎说。

道路拥挤不是乘客造成的,是政府任由车辆无限制增长、道路管理不完善等原因造成的马口铁徽章制作
,因此埋单的应该是政府,而非乘客。消费者代表蔡玉菊认为,两个方案都由消费者来承担涨价成本有失公平,应该是消费者、企业、政府都承担一部分。

在参加听证的24位代表中,有15位代表认为,在目前物价普遍上涨的情况下,适当提高出租车运价属合理,但不能将所有的涨价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出租车企业、承包人应该降低份儿钱,政府则需要加大补贴力度。

降份儿钱成听证会热门话题

这笔收入中分量重的一部分,是杭州市政府多年来一直在收取的出租车牌照有偿使用费。出租车企业代表许增期明确说,现在杭州市正在执行的出租车牌照有偿使用费一共7种,的每年5000元,的每年38700元,这些钱终都以承包金或份儿钱的方式转嫁到了出租司机身上。政协代表陈亮更是认为,杭州出租司机收入低的根源在于杭州出租车行业的有偿使用许可证制度。

陈亮认为,由于出租车经营权的有偿使用,并被允许在市场上转让,导致其市场价格一再推高,之后这些出租车公司,通过转包经营权和收取份儿钱

,转移经营风险,出租车司机有限的利润空间,被层层转包所榨干。

出租车司机代表郭惠娟说,司机一开车就背上400多元的债务,其中220元是份儿钱,200元是油费,辛苦一天获得的利润,三分之二交给了公司或车主。应该说降低份儿钱比涨价更好一点。郭惠娟认为,降低的份儿钱是自己的收入,涨价的话,消费者就不一定坐车了。

司机代表张全国在杭州开了8年出租车,他说自己每个月要交给公司8000元份儿钱,这个钱,公司能不能稍微降一点?你就是不降,你每个月赚那么多,能不能逢年过节给我们出租车驾驶员买壶油啊,买袋米啊,买一箱苹果啊?

行业的高额利润源于数量管制,而高额利润引发了公司和车主的产权纷争,也引发了公司和司机的利益争夺。有代表认为,调价名为调价,实际上是偷换概念,把司机的压力从份儿钱转移给了乘客。所以,其保护的是当下高价份儿钱制度。

关键在于推进出租车行业体制改革

出租车公司让出合理部分利润,取消二、三包等。但杭州交通电台主持人于虎同时认为,这只是权宜之计,这些都治标不治本,关键在于推进杭州出租车营运经营体制的改革,搞公司化运作。

于虎主张彻底放开出租车市场,只要考出驾照桶装水吸水器
,拥有一辆符合规定的汽车,就可以营运。当然,政府要控制总量,有违法行为立即退出营运市场。

有听证代表认为,今天出租车行业乱象的根源在于政府的数量管制政策,使得行业内既有经营者成为垄断群体,排斥了社会车辆的竞争,并形成了高额利润,进而造就出租车牌照的虚高价格。因此,解决矛盾的根本就在于破除数量管制。

不少代表认为,涨价只是解决出租车司机收入问题、解决出租车行业问题的权宜之计,行业体制改革才是关键。这些代表认为,涨价治标不治本,从源头解决矛盾,需改革目前混乱的运营体制。

杭州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蔡关尧也认为,现在出租车行业存在的各种问题可以说都能从承包制找到症结。正是承包制导致的产权关系十分模糊,引发了一系列的车辆所有权归属、经营权的续展、车辆更换及报废、利润分配等等矛盾和冲突。

目前杭州市在岗出租司机有两万多人,其中杭州本地人只占四分之一。近几年来,外地人在杭州开车的出租司机也有转移阵地的趋势。 蔡关尧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