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国际艺术品市场新年开门红

2018-10-28 12:36:02

国际艺术品市场新年开门红

财经     2008年伊始,西方社会的历史学家恐怕会对艺术市场和宏观经济的两条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惊讶不已。

2月上旬,伦敦佳士得与苏富比(Christie's and Sotheby's)两家拍卖行举办了印象主义作品拍卖会,再次证明了1月末纽约艺术品销售额所预示的趋向。从佳士得1月23日拍卖中国出口瓷器取得不俗业绩,到苏富比1月24日大师级画作拍卖大获成功,艺术品市场似乎证明了其面对外界经济不景气的免疫力。

2月上旬无疑是个更重要的时期,因为4日在佳士得和5日苏富比举办的前卫艺术拍卖会上取得了骄人成绩,也因为青睐印象主义和现代派画作的买家更加多样化。训练有素、目光敏锐的收藏家只占一小部分。许多作品漫天要价,真正的伟大作品难得一见,往往被锁在博物馆中,或者只有在私人藏品中可以窥见。新一代的艺术品买家正在兴起,他们对于艺术作品不够尊重与崇敬。对他们中的一些人而言,购买艺术品就像打扑克一样,只是获取赢的乐趣。

许多专业人士担心这些新买家也许会在经济不景气的大气候下抽身退出艺术品市场。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印象主义”持续受宠佳士得

检验这一趋势的工作首先留给了佳士得4日晚的拍卖会。当佳士得的印象派与现代派艺术部负责人皮卡南(Jussi Pylkkanen)开始出价的时候,房间里可以觉察到一种不安的气氛。这就是为什么件拍卖品仅售出636500英镑(也就是 美元),比估价还低10%。该作品是哈伊姆·苏蒂纳(Chaim Soutine)的画作,完成于1920年的《Plane Trees at Céret》,受到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

第二件拍卖品是一幅冬日的乡村之路图景,毕沙罗(Pissarro)完成于1872年,那时还没有印象主义这一名词。这幅作品拍卖了468500英镑,略微高于估价。但是,接下来,第三幅作品出尽风头,那是阿历克谢·冯·亚夫伦斯基(Alexej von Jawlensky)于表现主义晚期的1911年完成的一幅少女肖像画,整个拍卖厅为之一振。293万英镑的价格,超过了估价。

随着气氛解冻,出现了当日两个世界拍卖纪录的个,凯斯·凡·东根(Kees Van Dongen)着名的肖像画之一《The Ouled Nail Girl》,完成于1910年,值得任何一家博物馆收藏,卖出了562万英镑的高价。

不可思议的是,一幅德加死后1918年发现的未完成作品受到了出价人的青睐,作品上有着德加的签名。尽管字体笨拙,画上是树干后一条伸出的手臂,甚至没有身体,这幅作品还是售出了218万英镑的价格。

接下来,大概20分钟后,拍卖会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出价时,人们对那些具有眼前价值的作品毫不吝啬。康定斯基(Kandinsky)的《Autumn Landscape with Tree of 1910》尽管质量不高,也卖到293万英镑的价格。席勒(Schiele)1914年在纸上完成的自画像售至203万英镑,而这部作品只不过是一幅未完成的素描,没有特别之处。

此后,第二个世界纪录诞生了:卡尔·施密特·罗特卢夫(Karl Schmidt-Rottluff)的《Nudes in Liberty》售出了504万英镑。,在一个冗长的会议之后,佳士得宣布创造了第二高的欧洲拍卖会总销售额--1.054亿英镑。但也有未拍出作品,包括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1879年的一幅肖像画,成了未卖出的24%的拍卖品之一。

无论如何,佳士得的拍卖会可谓大获成功。市场显现出回到了近两年艺术品热兴起前的高峰。

势不可挡的苏富比拍卖会

接着,5日苏富比的拍卖会令佳士得相形见绌。当时,道琼斯指数下跌370个点,而苏富比却仅靠76件拍卖品创出了1.167亿英镑的拍卖总额。未拍出率降低到了12%,拍卖会买家们势不可挡的气氛显现了艺术品市场的兴旺。

苏富比拍卖会也创下了若干世界纪录。阿历克谢·冯·亚夫伦斯基(Alexej von Jawlensky)1910年的一幅年轻模特肖像升至942万英镑,几乎比苏富比的委托人2003年11月5日购得该画作时的价格翻了一番。紧接着,弗朗兹·马克(Franz Marc)的《Grazing Horses III》飙升至1234万英镑,相当于2437万美元,远远超过了苏富比去年11月在纽约创下的202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

艺术品牛市的另一个更加显着的迹象就是一些巨作所引发的激烈争夺。雷诺阿的一幅名画,上面是一男一女在盒子里,1874年作品,现在在伦敦的伦敦科陶德学院(Courtauld Institute)拍卖到741万英镑,几乎是估价的两倍。在这之前是德加的一幅漂亮的蜡笔画,画中一位坐着的芭蕾舞者在整理舞鞋,售出了494万英镑的价格,超过了估价一半还多。还有一幅莫奈(Monet)1867年所作的雪中法国乡村风景画,本来只有久经世故的鉴赏家才会感兴趣,也售出了427万英镑的价格。

,苏富比欧洲的总裁亨利·温德汉姆(Henry Wyndham)主持的拍卖会结束后,整个拍卖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人们都为拍卖会的大获成功感到由衷的欣慰。

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艺术品市场活跃的原因有三。首先,据拍卖行发言人说,全球化起到了重要作用。一个地区经济状况不佳时,其他地区可能未必如此。苏富比拍出的10幅昂贵画作中仅两幅由美国购得--一幅741万英镑毕加索的肖像画和一幅562万英镑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肖像画--而欧洲人购买了其中的7件拍卖品,包括马克(Marc)和冯·亚夫伦斯基(von Jawlensky)的两幅大作。

第二个因素是激情。一些买家在艺术品上大笔投资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够拥有这些画作,与之相伴。

第三,也是艺术品市场在宏观经济不景气下依然兴旺的重要原因:20世纪中期以前的作品越来越难以获得。随着画家离世,这些作品越来越稀少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每位收藏者都深知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于是雷瓦诺和德加大受欢迎,因为这样的印象主义作品必将越来越难以企及。

第三个原因再次促使佳士得6日举行的后二战时期画作拍卖会总额达到7300万英镑。

该日的拍卖会上几幅培根(Bacon)的大作亮相,一幅1974年的三联画卖出了2634万英镑的高价。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1966年的《两对恋人(Two Couples of Lovers)》拍得高达730万英镑的价格。此外还有鲁西奥·芳塔纳(Lucio Fontana)1965年的《Concetto Spaziale, Attesa》(拍得550万英镑)和布里奇特·瑞利(Bridget Riley)的《Static 2》(拍得1.74万英镑)。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没有真才实料的画作即使一时甚嚣尘上也难以为继,于是在这几次拍卖会上分别有17到54幅没有拍出。例如,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1958年的《Untitled (Rome)》,一幅巨大的涂鸦画,没有实现394万英镑的拍卖。买家即使身处牛市,也不会头脑发热。再往后的几个月中,相信皆会如此。

小车遮阳篷
不锈钢通风柜
SART萨特贴片保险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