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拷问楼市调控继续抑或转向

2019-08-16 19:39:24 来源: 辽阳信息港

  核心提示:以限购为代表的行政调控空前严厉,可主要标志性城市的房价依然未见明显松动,对调控的质疑,是继续还是转向,争论未曾止歇。

  朋友A,属于被限购的上海高收入阶层,这半年忙着尝试用各种方法突破限购,5月中旬通过用一个亲戚的身份新购了一套。他认为,楼市中长期看好,“限购令迟早会取消,取消那天,还不是新一 涨的开始?”

  朋友B,亦为被限购的上海高收入阶层,忙着在周边非限购的二三线城市购房,半年内,在昆山、嘉兴等地购入 套房产,全款,曰“二线城市的空间明显高于一线,且限购令下资金流向二三线城市,正是抢入房产的良机。”

  朋友A、B两位代表的是市场上真实存在的两类人,对行政调控“铁杆的嗤之以鼻者”。从理性的角度,A、B确实有过于乐观和偏激之嫌。但似乎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乐观情绪”,恰恰是对多年数轮收效甚微的“行政式调控”的正常反应。而这种“乐观情绪”背后潜藏的危机比调控不见效更为可怕。

  如今,以限购为代表的行政调控空前严厉,可主要标志性城市的房价依然未见明显松动,对调控的质疑,是继续还是转向,争论未曾止歇。

  本届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上,无论是为代表的开发商群体对调控的猛烈炮轰,还是诸位教授专家对房地产的忧患,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官员的一贯无奈,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大背景下,房地产的痛苦拷问从未停歇。

  土地财政“千夫所指”?

  “若要转变房地产多年以来的行政调控,土地改革始终是一个绕不过的坎。”担任嘉宾主持的知名评论家的这句话,令人意外地引爆了多位大鳄对土地制度和土地财政的“狂轰乱炸”。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直言,土地财政的体制已到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从制度设计的角度,不可能既收房产税又继续目前的土地财政制度,两者不可兼得。

  事实依据则是,土地财政的模式似乎已经不堪重负,难以支持全新的国民住房体系,弊端也不断暴露。明显的是,土地财政大幅缩水且不可持续的迹象日益明显,已难以支持整个政府投资,尤其是庞大的保障房工程建设投入。

  7月5日,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1年月全国1 0个城市土地市场交易情报》报告披露,1至6月,全国1 0个城市土地成交溢价率为17%,较去年同期减少14%,其中住宅类用地(含住宅用地及包含住宅用地的综合性用地)溢价率为19%,较去年同期少18个百分点。上半年,住宅用地溢价率每月均低于去年同期,一直处于低位水平。

  土地市场低迷直接带来地方土地财政危机,收入锐减。截至6月9日前,今年北京公开出让土地84宗,土地总收入266.6亿元,仅约为去年同期4 %;21世纪不动产上海区域市场中心统计显示,2011年上半年,上海土地成交金额仅46 . 6亿元,同比减少27%。

  “土地出让金的大幅下滑,不仅会影响到地方的财政收入,更将大大影响等金融机构土地资产抵押物的安全系数,抵押物资产缩水、市值下跌,后果很严重。”聂梅生坦言,某种程度上,土地价格降不得,大幅下降可能引发中国式的金融危机。

  海尔地产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卢铿抛出了他的建议:急需新土改,房地产众多问题根源在土地制度。 0年改革开放,根本的动力之一就是土地带来的巨量资金推动中国经济向前。但是现在,土地资源的枯竭,是这个模式的危机。

  “需要大力增加土地供应,增加新的土地资源纳入建设用地。”卢铿甚至大胆假设,在充分调研的前提下,18亿亩耕地的“红线”某种程度上也可以适当“讨论”。

  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也指出,城市土地资源紧张,农村土地体量庞大但无法入市交易,可考虑通过建立某种程序,连接起两者之间的土地供应“断桥”。

  不过,之所以“千夫所指”,各方权威人士几乎都已经认识到:通过各种方式增加土地供应依然只是权宜之计,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需要的是对土地财政、土地出让制度的根本改革,这也是楼市调控成功的前提。

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用不用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