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大象如何起舞

2019-09-14 07:35:41 来源: 辽阳信息港

隐形大象如何起舞

2015年4月23日,第20个“世界读书日”,一场关于“全民阅读”话题的大讨论铺天盖地而来。《人民》整版刊发专题文章《全民阅读书香社会》,重点采访了政治、文化以及数字阅读领域的专业人士,共话如何践行已经被两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全民阅读”。 采访对象也堪称阵容豪华,前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阅文集团(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而成)CEO吴文辉、广东省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京生等,而且,还有慈祥的星云大师. 当然,我并没有订阅或者去报摊购买《人民》来阅读,而是通过我的智能通读了这篇专访。 我想说的意思是,人民作为一个纸质介质,在探讨一个移动互联阅读时代的话题,本身就很有趣。一场基于数字化阅读趋势的蔓延,能否带来一场数字化的文艺复兴,传统的阅读渠道、新兴的阅读渠道,都在关心。 不读书,不看报? 从近几年我自己的“阅读体验”来看,真正到书店买书读书的频次逐年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悦读”来自络的“数字化”内容。我曾经追着络作家当年明月读《明朝那些事儿》,曾经在无数次的上下班驾驶时间听懒人听书,曾经购买、借阅或者从朋友处分享很多经典书籍的电子版通过电纸书或平板电脑来阅读,曾经透过、等即时通信工具在朋友圈子里共享各种各样的文章视频读书笔记等,总之,我的阅读越来越被智能“绑架”了。 周围的朋友和我有同样体验的大有人在,“不读书不看报,但每天阅读量惊人”是当前许多国人的写照。因此,当看到有调查显示“2014年我国国民人均纸质书阅读量仅为4.56本”等数据时,我更倾向于认同阅文集团CEO吴文辉的观点:“不能低估中国人爱好读书的习惯……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大家用随时随地都能阅读。” 再早几年之前,手捧平板电脑或者电纸书还会被优质“电子书”资源匮乏而困扰,当时也有一些出版社或第三方的公司想要尝试解决这个难题,但知识产权的极度分散,使得这个困境几乎无解。如今,在络文学带动的一轮“虚拟世界文坛”蔚为大观的成长之后,业已出现了凝聚着文化传承和商业利益交织的巨大文化产业。 如今,在百度上搜索“数字阅读”“移动阅读”“全民阅读”,会有五六千万条相关内容,写作、发表、阅读、版权交易已经有了完善的全数字化链条,线上线下结合的产业生态也已经成型,巨头级别的企业玩家已经出现,阅读进入了全新的时代。 也正如吴文辉在《人民》上的表述, “读书不能过于功利,应该追求更真更善更美的东西,这才是读书的真正要义所在”,在吴文辉看来,产业的变化是一个历经十几年络文学发展而形成的“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是一个产生、分享、传播新思想,凝聚新文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透过互联、数字化的技术手段被推向深化,堪称“数字文艺复兴”,期待能出现更多的标杆性的思想文化成果。 吴文辉的底气 在今天一篇关于此次《人民》深度访谈的报道中,吴文辉谈到:“阅文作为国内的互联阅读产业集团,力争发挥“互联+”的优势,以更全量的图书、更便宜的价格和更简便的搜索,为全国用户提供优质阅读服务。” 3月30日阅文集团成立,宣布开启中国络阅读与数字出版史上“全民阅读”新篇章。在这个每个人都有自己个性化阅读习惯、追求个性“悦读”体验的时代,阅文集团凭什么?吴文辉为什么这么有底气? 我们可以先看以下几组数据,这些都是吴文辉亲身经历过的: 2004年,刚刚推出VIP订阅模式不久的起点中文拥有100万会员,2万作者,平均月盈利10万元。 2006年,并入盛大文学后的起点拥有600万会员,6万作者,全年盈利达3000万元。 2015年,仅腾讯文学平台日活跃用户数量就突破1500万,单部作品单章订阅过10万,日销售过万的单部作品达40部;新成立的阅文集团更是拥有300余万册图书,1200名员工,近20亿元的年收入。 按照阅文的公开说法,整合了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之后,拥有中文数字阅读极其强大的原创品牌矩阵,旗下拥有创世中文、起点中文、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言情小说吧等络原创与阅读品牌,腾讯文学图书频道、华文天下、中智博文、聚石文华、榕树下、悦读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由天方听书、懒人听书等构成的音频听书品牌,以及承载上述内容和服务的移动APP—— 阅读;已成为中国络文学、数字出版史上迄今强的一家运营主体。 吴文辉对阅文的模式,总结为”三全模式”——“全面的内容储备、全设备平台搭建、全娱乐版权运作”,“这是阅文的核心战略,也是打造阅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老纪也试着解读一下这个三全模式,看看到底对整个阅读市场,会有怎样的影响。 首先是“全面的内容储备”。 据吴文辉称,阅文拥有原创文学内容资源、作家资源和行业影响力(行业标杆性排行榜单),其400万原创作者,全明星作家团队,尤其大神级作家数量多,全民创作;并通过提升原创内容品质计划不断地优化,再优化。另一方面,重视传统出版物数字版资源以及作家资源的拓展和积累。 吴文辉的下一步野心是,阅文集团将大幅度地扩充内容,投入上亿元资金,重点增加络文学以外的作品,建成一个包括小说、人文、社科、财经、技术、健康等等海量内容在内的中国互联上全的正版内容基地,以满足各年龄层各类别人群的“全用户”需求。 其次是“全设备平台的搭建”。 坦率的讲,阅文在PC端累积的优势已无需赘述,在移动端,腾讯平台早已建立了移动互联“入口”的先天雄厚优势,阅读这个综合体可以承载上述所有内容和服务,端据说也即将开始试水,与此同时,吴文辉还开始了对电纸书产品的布局,这些都将为阅文提出的“全民阅读,我们还有10亿人需要满足”提供了可能。 而吴文辉更大的梦想是,阅文正在量身定制符合国民阅读需求以及阅读习惯的电纸书设备,这款设备不同于以往其他厂商所做的尝试,其关键在于它背后的海量优质内容。 第三,就是“全娱乐版权运作”, 这或许是阅文商业模式的进一步延伸思考——“深度介入”全产业链。 业内人都知道,吴文辉曾经创立了现代络文学的商业模式、运行体系、版权拓展机制、作家分成与运作打造模式,如今的消费观念养成和支付手段提升对于现代数字付费阅读更加便利。而腾讯平台带来的庞大的用户资源,将进一步推动内容高速创造与聚合的良性循环,让这个平台和机制更加高效,效率更高,效益更优。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这个三全模式都实现了,吴文辉肯定不满足于“络文学教父”的头衔,但客观地说,道路漫漫啊。 隐形的大象也有梦 在UP2015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阅文集团CEO吴文辉的开场是“不忘初心”。他用“隐形的大象”来比喻曾经苦心耕耘了十余年的中国络文学。跋涉了初的“荒芜的冰原”,如今这头大象已然轮廓毕现,不再隐形。整合了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的阅文集团俨然已是体量庞大的“巨象”,吴文辉就是想要把它训练成一只“会跳舞的大象”。 这其实可以理解为:在新的阅文平台里,除了版权的开放,平台的开放将成为重点。要让阅文承担起“连接”的,以文学吸引来的粉丝聚落和内容聚合服务,让更多的合作伙伴直接接入平台,一起来玩儿。此所谓共荣共生,一起做大蛋糕。而产品与用户之间的距离,也能进一步缩短。 2014年以来,人们对针对知识产权(IP)资源的“更加开放多元的合作”印象深刻。以络小说为主的IP资源,从初的线上连载阅读到线下出版成为畅销书的单线,近两年开始引燃游戏、影视剧等大型文化产业,成为各互联巨头、文娱厂商的争抢对象,比如《甄嬛传》《步步惊心》《致青春》《匆匆那年》《何以笙箫默》《鬼吹灯》《裸婚时代》《凡人修仙传》《盗墓笔记》《泡沫之夏》等等。这些IP之所以如此烫手,就源自当初的络小说阅读聚拢了大量粉丝,催生了粉丝经济,“惹火”了文娱产业全链。《2014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显示,16部票房3亿以上的国产片中11部主打爱情或喜剧,观影主力90后、80后共同贡献了总票房的92%。这类题材和受众,恰与络小说的属性契合。 阅文集团本身就是的络小说IP出口,大部分市面可见的人气络小说改编作品均来自阅文集团特别是从前的盛大文学旗下起点、晋江、红袖等诸站,图书、影视、游戏、动漫、话剧、络剧等等无所不涉。因此,吴文辉可以理直气壮地说,阅文集团已经占据了内容产业的优势,并且在未来还会继续保持。 吴文辉在UP2015上再次重申“泛娱乐”战略,谈及要“深度介入”全产业链,并且将标杆瞄向了美国漫威漫画公司(Marvel Comics),漫威旗下拥有中国读者和观众耳熟能详的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托尔、绿巨人、金刚狼、超胆侠、恶灵骑士、蚁人等8000多名漫画角色和复仇者联盟、神奇四侠、X战警、银河护卫队等超级英雄团队的所有权,每年都给读者和影迷生产出很丰富的各类衍生产品。 南极圈曾经提问吴文辉:“阅文集团未来是否将启动上市计划?”吴文辉回答:“我希望能够上市,但‘上市’对我而言是‘虚幻’的概念。我更希望上市成为一种标志,意味着络文学和电子阅读行业进入成熟的阶段,如同一只隐形的大象成长为一只会跳舞的大象,带给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并以上市作为受公众关注、认可的标志,让中国人享受到更多舒适、便捷的阅读乐趣。”


有微商城开发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制作软件
微信怎么开店卖东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