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3亿用户12万亿管理规模天弘基金用科技范

2018-10-13 05:52:03

  自公募基金诞生以来,在不同的时间节点,都出现过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诸如行业第100家基金公司的诞生、募集资金超100亿元的基金产品的首次出现、业内首家管理规模过千亿的基金公司的问世......

  而对于2017年一季度来说,同样是值得载入公募基金发展史的特殊时刻,因为在2017年一季度诞生了业内第一家管理规模超万亿的基金公司。

  天弘基金在一季度末的管理总规模首次破万亿,用户总数更是突破3亿户。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管理资产规模庞大、用户众多,但是天弘基金整体运行却非常平稳,在投资者心目中留下了稳健理财、值得信赖的形象。

  说来轻松,但要做到平稳运行,其实非常不容易。要知道在过往,货币基金也曾有过几次危机时刻,如何平稳地应对各种危机,并不像净值看上去那样波澜不惊,那么,天弘基金究竟是如何帮助投资者实现这一稳稳的幸福呢?带着这个问题,笔者专访了天弘基金首席风控官邓强。

  稳健理财 值得信赖

  对于某些基金公司来说,货币基金经常要扮演冲规模的角色,但天弘基金却完全不需要去考虑冲规模的事情。因为一旦规模上去了,流动性和保华君庭收益也就成了关注的焦点,比如去年底,一些公司的货币基金就曾出现流动性吃紧的情况。

  天弘基金作为普惠金融的践行者,其明星产品余额宝目前没有体量很大的客户,99%以上都是持有金额较小的个人投资者,这与机构为主的货币基金截然不同。不过,虽说余额宝的用户更为分散,但在面临像双11这样受多方因素影响的活动时,如何保持流动性,以及在保证流动性的同时,如何兼顾收益也同样不容忽视。

  对此,天弘基金首席风控官邓强表示,天弘基金并不会刻意对基金经理进行收益考核,更看重的是基金产品的流动性管理。以余额宝为例,从一季报的投资组合也可以看到,余额宝的协议存款占比超过60%,国债、金融债占比超过10%,企业债基本上没有,从杠杆、久期配置来讲,都体现了天弘基金对流动性的高度重视。天弘基金不去博收益,在市场剧烈波动的情况下,反而取得了不错的业绩。

  另外,在邓强看来,要实现流动性和收益的最优状态平衡,根本上还得从公司的理念说起,天弘的“稳健理财,值得信赖”这一理念深入人心,不管是前台、中台还是后台在思想上都得到了统一。此外,公司整个风险控制体系有一套完整的风险报告体系,比如余额宝有日报、市场风险报告、信用风险报告、流动性风险报告等,也就是说,这都是在公司制度约束之下来进行操作的,而不是靠基金经理一个人来完成。

  科技化解货基风险

  当然,制度的建立是一方面,而要实现长期的稳健理财其实还有很多步需要走,特别是在如今,金融市场创新不断,货币基金在新环境下同样面临着不少风险。

  回顾过往,货币基金就曾经历过好几次危机,包括2006年、2013年、2016年,这几次危机之后,流动性风险、偏离度风险越来越成为货币基金的主要风险。除此之外,货币基金本身还面临着操作风险,而配置了企业债券的货币基金则会面临着信用风险。

  邓强坦言,目前对于货币基金来说,由于其投资政策比较严格,信用风险和交易对手风险相对来说比较小,主要还是流动性风险和偏离度风险。

  “比如说流动性风险,机构其实对利率变动非常敏感,这就使得对以机构为主的货币基金,机构对利率非常敏感,机构的一致性行为可能导致货币基金面临流动性风险,特别在投资者行为不可测的情况下,很难做到比较好的流动性风险管理。”

  “而天弘基金,可以利用IT技术,对资产端的动态资金缺口做一个模型,对于熙山郡负债端而言,我们有大数据部门,可以利用大数据分析投资者结构,对将来的申购赎回做出预测,这个模型精准度非常之高。正是基于资产端和负债端的预测,我们就能掌握资金的缺口,包括静态资金缺口、半静态资金缺口、动态资金缺口,便于基金经理进行资产配置,这也是天弘基金在流动性管理风险方面与众不同的地方。”

  同时,邓强还指出,除了面临申购赎回,还得注意的是偏离度风险。去年货币基金为什么会发生危机,实际上就是债券在下跌过程中,很多投资者在赎回,基金管理人在卖出债券时会面临冲击成本,再加上债券下跌幅度较大,在成本法和市价法之间形成一个偏离度,如果这个偏离度过大,按照货币基金管理办法,基金公司则要购买风险资产,可见偏离度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也是紧密相关的。

  “天弘基金通过偏离度实时跟踪模型可以做到对偏离度进行分解,指导基金经理怎么进行偏离度管理,这就不再是简单应对,而是属于实时控制。”邓强补充道。

  此外,“在信用风险方面,我们有电商的大数据团队,会基于电商平台的行为进行预测;在智能投顾部门我们也有大数据团队,这是基于投研应用,可以做一些基本面量化的研究。还有鹰眼系统,可以判断债券发行人的违约概率,使得余额宝在信用风险管理方面得到应用,这方面的准确率同样非常之高。”

  个性风控并非只纠错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开发出这些非常个性化的风控系统,天弘基金还特地去国外知名的资管管理机构取经,比如到贝莱德、美盛、路博迈、凯雷去调研过,借鉴了国外风险管理的一些经验,使其更加符合公司目前的现状和实践。

  据笔者进一步了解,目前在天弘的风控团队中,几个团队分工明确,一是投资监督团队,主要负责投资合规风险和投资操作风险的管理;还有市场风险团队、信用风险团队、流动性风险团队等。另外,由于大量系统需要开发和维护,还有一位专门负责系统维护,并就系统开发与公司IT团队进行对接。

  而这个由12位成员搭建起来的天弘个性化风控团队,他们的工作并不是简单地找出问题然后做出否定。

  正如邓强所言,“我们不是一味实行硬约束,而是要牢牢树立一个服务的理念,和投研部分一起把风险化解掉,比如说天眼系统,我们会针对投研体系设置一些监控的指标,然后会通过邮件的方式发给他们。”

  “举例来说,像货币基金、保本基金这类产品的风险承受力要远远低于其它基金,如果其基金经理买了一个信用级别较低的债券,或者是买了之后降级了,那就必须根据公司的信用管理政策卖出,这个决策属于公司做出的决策,不是基金经理。”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情况都是发生在买了之后,被评级公司下调才出现,一般的话,如果一开始就不符合合同规定和我们的信用管理政策,那么,前期想越过合同规定去买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在系统中就已经设置好了。”邓强进一步说道。

  “除了信用管理类风控,还有一部分是提醒,我们会列出信用风险比较高的债券,然后给到基金经理参考。我们开发的天眼系统可以涵盖所有指标,甚至我们需要用辅助方式,比如交易所发送的异动股票名单、一些提示函,来监测到底天弘基金有没有买入某个产品。我们还可以进行匹配,系统设置好了之后,每天可以提示监控。”

  前瞻性预测 带来稳稳的幸福

  从上述这些方面确实都能看出,天弘基金在风控上的操作很多时候都不只是简单应对,还加入了非常具有前瞻性的预测。天弘基金独创的“预测+应对”风控体系,不仅是应对式地关注组合的风险指标,而是更紧密地与投研结合,观测与预判市场波动以及波动产生的风险传导,力争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为投资者提供合理的收益水平。

  得益于上述风控措施,天弘基金在遇到余额宝提现、双11活动等特殊情况时,也显得非常从容。

  邓强继续分析说道,“比如前面提到的资产端和负债端的资金缺口,所谓的静态资金缺口,是指不发生申购赎回,不发生业务的情况下,目前的资金缺口是怎么样,这里面包括自然到期的协议存款,正回购、逆回购、分红、管理费、清算备付金等,这是一个时间轴的概念。”

  “而半静态资金缺口,是指加入负债端,加入我们大数据预测之后的情况。另外还要考虑现券买卖、做试算功能,此时如果基金经理要配置资产,先通过一些试算,就可以看到购买一个资产之后,资金分布如何,偏离度又是如何,从而提前做足功课。”

  当然,天弘基金风控的前瞻性,起诉离婚程序费用不得不提到的还有天弘基金同蚂蚁金服的共建。“这不仅是基于流动性风险共建,而且是全面风险体系的共建,这个机制保证了一旦市场有任何变动,我们可以及时地进行前瞻性的预判。”

  总的来说,“天弘基金从公司的理念,到组织架构等方面,形成的是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并不仅仅是针对个类具体风险的管控。另外,天弘基金根植于互联网,用云计算、大数据介入到前中后台,将这些技术广泛应用于风控之中,我觉得这是天弘基金的最大特色。”邓强最后说道。

  文/骞骞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