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焦炭企业密谋限产三成掀涨价风暴

2018-09-14 16:39:03

晋焦炭企业密谋涨价限产

“涨价+限产”?近日山西焦炭企业联合宣布,“五一”过后将集体酝酿一场涨价百元的风暴,并且限产30%。

一场由焦煤涨价引发的“蝴蝶效应”正波及与之相关的焦炭、钢铁产业链条。

夹缝中生存

受小煤矿关停和国际市场价格走高的影响,成本成为压在焦炭老板头上的一座大山。

在山西临汾某焦化厂老板常建国看来,如何应付不断攀升的焦煤价格,让他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在焦煤价格700元/吨的时候,他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倒手再卖赚取差价。“前两年焦煤产量大,那时候想不赚钱都难。”然而好景不长,常建国卖货的钱还没捂热,他的焦化厂就开始亏损。

常建国的担忧正是眼下节节回升的焦煤价格。之所以涨价,该厂的供应商——西山煤电集团也是迫不得已。由于小煤矿关停导致产量锐减的后期效应显现,从年初至今,焦煤价格平均每吨上涨300~390元,涨幅达40%~50%。以每1.4吨焦煤烧制1吨焦炭比例计,焦炭每吨成本上涨420元~540元。

另外,国内、国际焦煤价格倒挂,也刺激国内焦煤走高。在刚刚结束的日澳煤炭谈判中,焦煤价格上涨200%,由每吨98美元增至300美元,较国内炼焦煤价格高出约1000元/吨。

“尽管焦炭出厂价已经累计提高500元/吨,月均上涨100多元/吨,但由于成本上涨远远快于提价幅度,再加上其他各种费用,每吨仍旧赔100~200元。而且5月1日后,各企业焦煤价格还将再度上调30元/吨。”常建国无奈的说,眼看着鼓鼓的腰包一天一天瘪了下去,“一屁股债,多卖只能多亏,与其如此,我们宁肯停止卖货。”

常建国表示:“很少有人能够理解我们,一方面焦煤价格上涨过快,另一方面下游钢铁企业又不断催货。”

为话语权而战

“我们必须提价,否则再也无法承受下去。”常建国说,这种长时间的价格倒挂对生产企业来说是致命的,关键的问题是损失的不仅仅是钱,而是原本属于焦炭企业的话语权。”

这样的现状让山西焦炭业再也不能无动于衷。据悉,山西焦化集团等众多焦炭企业正在积极寻找出路,秘密计划在5月将出厂价上调100元,重新夺回话语权。届时,山西地区二级冶金焦主流价在2050~2200元/吨,一级焦出厂价在2250~2300元/吨。

此外,根据历次涨价来看,如果产量压不下去,价格就不可能真正提升上来,山西焦炭企业的效益也就不可能彻底好转。几大企业又一次向山西百余家焦炭企业发出限产令:“山西焦炭要继续限产30%”,以山西焦炭月产量660万吨计算,每月限产200万吨左右。

常建国的厂子已经在积极备战,据他透露,限产的方式大概有三种:一是核减运输计划;二是从内部节能、技术革新等方面采取措施;三是关闭小机焦,削减高污染焦炭生产能力。

“虽然不能保证一下子就扭亏,但毕竟能够减亏。”常建国言语中都透着兴奋。

钢企抵制

钢铁是焦化行业重要的下游行业,唇齿相依,“山西焦企发出提价限产令”迅速成为钢企爆炸性新闻。

“钢铁企业抵制涨价限产很厉害。”山西安泰集团办公室一位人士表示。按照每吨钢消耗0.4~0.5吨焦炭测算,以1吨焦炭上涨100元为例,将导致1吨钢成本就将上涨上升约40到50元。就在上个月,国内钢价刚刚结束因雪灾引起的近两个月的震荡走低,每吨钢平均下挫200元。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刘振江强调,上游资源已经对下游产品形成价格“倒逼”之势,作为焦炭的主要原料,焦煤价格的大幅上涨必然推动钢价重心的上移。

这种情况下,钢企业对于焦炭涨价限产也表示非常无奈,只能依靠钢材价格的上涨来转移成本压力。近日,作为我国钢铁市场风向标的宝钢发出5月碳钢产品国内销售价格调整通知,其中,热轧、冷轧、热镀锌调高300元/吨,彩涂上调200元/吨,6月份线材、钢管等钢材产品国内期货价格也将提高。宝钢宣布涨价的次日,国内其他几大钢厂纷纷表态,将随后跟进。

与大企业不同,一些中小型钢企已经难以支撑。“大型钢铁企业可以生产高端产品,并通过提高产品价格转移成本压力,但中小钢企资金力量薄弱,产品技术含量较低,提价的空间较为有限,将很难转嫁其成本,只能被动承担成本损失。” 刘振江如此表示。

锦泉源一期C区价格

竹木工艺品图片

各种五角星奖杯图片
中城商务广场效果图-昆山
啫喱膏 定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