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和中国垃圾焚烧的烟气排放标准和实际测

2019-08-15 19:52:46 来源: 辽阳信息港

  人们对北京阿苏卫垃圾焚烧厂纷争之事的记忆犹新,杭州余杭区又为九峰垃圾焚烧厂的修建起了争执。官方说,垃圾焚烧很清洁,可市民们油盐不进,就是不信。

  垃圾焚烧,今天是所有发达国家处理剩余垃圾的常用技术手段,几乎没有例外。而且发达国家的垃圾焚烧厂一般在市区,例如德国纽伦堡市垃圾焚烧厂距市中心只有2400多米,而中国的垃圾焚烧厂一般在郊外。奇怪的是:为什么发达国家的市民不反对建垃圾焚烧厂,而中国的市民却要反对呢?难道是中国的市民太傻了吗?

  于是,我统计比较了德国和中国垃圾焚烧排放的烟气中有害物质的排放标准上限和德国纽伦堡垃圾焚烧厂、海口市垃圾焚烧厂和上海市江桥垃圾焚烧厂的实际排放值,现把我的统计比较分析结果公布如下:

  1. 氯化氢:欧盟标准为5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为75毫克/立方米,北京市标准为 0毫克/立方米,中国的排放上限是欧盟的6~15倍;纽伦堡2014年2月的实际平均排放值(简称实际排放值,下同)为0.48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均为50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的实际排放值是德国纽伦堡的100多倍。氯化氢主要是燃烧聚氯乙烯的产物,毒性很大,这个成分在化石燃料燃烧时很少有,因此在垃圾焚烧中特别受关注。

  2. 二氧化硫:欧盟标准为50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为400毫克/立方米,北京市标准为200毫克/立方米,中国的排放上限是欧盟的4~8倍;纽伦堡的实际排放值为1.48毫克/立方米,海口为200毫克/立方米,上海江桥为260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的实际排放值分别是德国纽伦堡的1 5倍和175倍。二氧化硫不仅可造成酸雨,而且在有雾时与雾滴结合生成酸雾,毒性很大,因此无论是燃煤发电还是垃圾焚烧,都是重要的控制指标。

  . 一氧化碳:欧盟标准为50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为150毫克/立方米,北京市标准为55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是欧盟的 倍,但北京市标准与欧盟相差无几;纽伦堡的实际排放值为5.82毫克/立方米,笔者没有查寻到海口的数据,上海江桥为80毫克/立方米,上海江桥的实际排放值是德国纽伦堡的1 倍。

  4. 氮氧化物:欧盟标准为100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为260毫克/立方米,北京市标准为250毫克/立方米,中国的排放上限是欧盟的2倍多;纽伦堡的实际排放值为64.98毫克/立方米,海口为 50毫克/立方米,上海江桥为 00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的实际排放值分别是德国纽伦堡的5倍多和4倍多。这是中国这两个垃圾焚烧厂与德国纽伦堡垃圾焚烧厂烟气有害物排放值差距小的指标。

  5. 烟尘,即颗粒物:欧盟标准为10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为80毫克/立方米,北京市标准是 0毫克/立方米,中国的排放上限是欧盟的 ~8倍;纽伦堡的实际排放值为0.72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均为 0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的实际排放值是德国纽伦堡的41倍。需要注意的是,颗粒物是生成霾的主要物质。

  6. 镉,铊总量:欧盟标准为0.05毫克/立方米,中国国标和北京市标准均只有镉的标准,为0.1毫克/立方米,不过铊的量很少,即使不包括,差距也不大,中国的排放上限是欧盟的2倍;纽伦堡的实际排放值为0.0002毫克/立方米,海口和上海江桥的数据均未得;中国国标和北京市标准是德国纽伦堡实际排放值的500倍。镉和铊是烟气中毒性的两种重金属,因此被单列。

2006年郑州会务天使轮企业
2015年温州C+轮企业
乐视印度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