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2019-07-14 02:02:56 来源: 辽阳信息港

我叫应生,是久兰高校的高中生。

父母在美国定居,今年七月我从美国回来。

父母留在了美国,家族企业的公司总部设在美,所以父母无暇抽身回国。

我回国后,在家族内地的分公司任代理董事。原本不需要上所谓的高中,明明大学的工商管理已经自修完了,初中就已经把高中课程修完,拿到了美的毕业证,本来这次回国只是接手公司,可不知父母到底是什么意图,竟然要我上高中,这无疑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中国内陆的家里,由于父母多年不回中国所以一切都是陈叔来管理,是我家的管家。还有几个是从美国调回来的家仆,从我小时候就跟着我。

那些所谓的高中生活,从未期望过,如果一定要的话,勉强接受么

从未适应过人群的我,对于那些人群密集流动的地方,只是麻烦。

也许对于那些人来说,我也会是个异类。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期待呢。时间用在这上面,呵。

后来,在差不多涌动的人群里,我发现了有些不一样的她。

她,很不一样。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