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近期回答的几个问题

2018-10-13 10:29:50

问:十八后的反腐,你怎么看?

答:世界济经疲惫,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一旦经济停止了高理想世纪金座速增长,长久以来的社会予盾就会愈加严峻。然此际新人上路,正好“无渔补网”,亦能把人民关注的重心转移过来。

问:你对钓鱼岛怎么看?

答: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中国虽然比以住强硬,但也是想把日本拉回谈判桌。引用邓的一句:先不谈,后人比我们有智慧。然更高的智慧必须要破除观念,超越国藉与区域观念,三个地方的人共同拥有。每场战争都对不起牺牲的亡魂。

你对反日砸车怎么看?

答:太复杂了,因为这场抗议是自上而下的。但我想说一点,我看到文革的影子。其实这个国家从来没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认真反思,历史的本质还在不断的重演。就算反思,也是极少部分的人的反思,这是很可怕的。政策都推行得太快了,容不得我们反思,也不需要我们反思。要说积极的一面也有,如果是自发的话,上街头抗议总是进步的表现。上一次大规模的抗议应该是九九年的“南使”被炸,所引发的反美抗议。再上一次……你懂的。

问:南海问题怎么看?

答:十年以内可放心。

问:对日本首相怎么看?

答:女人应该不喜欢吧,长得丑,又不持久。(玩笑)

问:你希望谁当选?

答:安培吧,换人比较有台阶房屋征收决定行政诉讼下,打破两国政治上的疆局。这也是民主国家政党轮替的专打征地拆迁案的律师好处之一。美国经常让我们的又爱又恨的原因也是如此,政党一换,感觉就不一样了。

问:香港的国民教育问题怎么看?

答:(笑)香港人很有智慧的,他们知道反给谁看。

问:你从新一届领导看到什么?

答:自信,这种自信更多的来自于他们知道人民想要什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